投稿指南
一、来稿必须是作者独立取得的原创性学术研究成果,来稿的文字复制比(相似度或重复率)必须低于用稿标准,引用部分文字的要在参考文献中注明;署名和作者单位无误,未曾以任何形式用任何文种在国内外公开发表过;未一稿多投。 二、来稿除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之外,不侵犯任何版权或损害第三方的任何其他权利。如果20天后未收到本刊的录用通知,可自行处理(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)。 三、来稿经审阅通过,编辑部会将修改意见反馈给您,您应在收到通知7天内提交修改稿。作者享有引用和复制该文的权利及著作权法的其它权利。 四、一般来说,4500字(电脑WORD统计,图表另计)以下的文章,不能说清问题,很难保证学术质量,本刊恕不受理。 五、论文格式及要素:标题、作者、工作单位全称(院系处室)、摘要、关键词、正文、注释、参考文献(遵从国家标准:GB\T7714-2005,点击查看参考文献格式示例)、作者简介(100字内)、联系方式(通信地址、邮编、电话、电子信箱)。 六、处理流程:(1) 通过电子邮件将稿件发到我刊唯一投稿信箱(2)我刊初审周期为2-3个工作日,请在投稿3天后查看您的邮箱,收阅我们的审稿回复或用稿通知;若30天内没有收到我们的回复,稿件可自行处理。(3)按用稿通知上的要求办理相关手续后,稿件将进入出版程序。(4) 杂志出刊后,我们会按照您提供的地址免费奉寄样刊。 七、凡向文教资料杂志社投稿者均被视为接受如下声明:(1)稿件必须是作者本人独立完成的,属原创作品(包括翻译),杜绝抄袭行为,严禁学术腐败现象,严格学术不端检测,如发现系抄袭作品并由此引起的一切责任均由作者本人承担,本刊不承担任何民事连带责任。(2)本刊发表的所有文章,除另有说明外,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刊观点。由此引发的任何纠纷和争议本刊不受任何牵连。(3)本刊拥有自主编辑权,但仅限于不违背作者原意的技术性调整。如必须进行重大改动的,编辑部有义务告知作者,或由作者授权编辑修改,或提出意见由作者自己修改。(4)作品在《文教资料》发表后,作者同意其电子版同时发布在文教资料杂志社官方网上。(5)作者同意将其拥有的对其论文的汇编权、翻译权、印刷版和电子版的复制权、网络传播权、发行权等权利在世界范围内无限期转让给《文教资料》杂志社。本刊在与国内外文献数据库或检索系统进行交流合作时,不再征询作者意见,并且不再支付稿酬。 九、特别欢迎用电子文档投稿,或邮寄编辑部,勿邮寄私人,以免延误稿件处理时间。

参花

来源:参花(上) 【在线投稿】 栏目:期刊导读 时间:2020-05-29
作者:网站采编
关键词:
摘要:相传百年前,风景秀丽的长白山脚下,有几十户人家,世代靠种地、打猎维持生活。参花就在这里出生,她没见过娘亲,因为生她时,娘亲难产死了,是爹用羊奶把她喂大的。参花不像
相传百年前,风景秀丽的长白山脚下,有几十户人家,世代靠种地、打猎维持生活。参花就在这里出生,她没见过娘亲,因为生她时,娘亲难产死了,是爹用羊奶把她喂大的。 参花不像大山里的女子,脸膛黝黑。她的脸如盛开的桃花,白里透着粉,粉里透着白。嘴唇像刚熟的樱桃,看了就想摘。她善良能干,10岁就会做饭洗衣服,料理家务。闲暇和左邻右舍的大妈们学做女红,大家都夸她心灵手巧,聪明伶俐。 参花16岁,开始有了心事。时常拿着一对红头绳,默默地发呆。有时候自己偷偷地系上,照镜子,镜子里映出一个后生脸,笑呵呵地盯着她,一朵绯红爬上参花的脸,羞得她急忙把脸蒙上,按住扑通扑通跳的心。隔一会儿,又拿开手左右望望,没人。想想,又看着镜子,仔细端详,想再看见后生的模样。 “参花,你把这斧头给阿福家还回去。”张老汉站在大院里朝屋里喊道。 “知道了,马上去。”参花嘴上答应着,心里乐开了花。 阿福是前院猎人王老拐的儿子,独生子。王老拐原名王耀礼,有一次去山上打猎,追一只狐狸,失足掉进悬崖,多亏让树杈刮了一下,捡回一条命。但是一条腿摔断,变瘸了,再不能打猎,只好拄个拐杖。村里人看他那样,就起个外号叫“王老拐”。阿福母亲几年前因病离世,现在家里家外都只靠这爷俩。 阿福和参花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玩耍。阿福经常把父亲赶集买回来的好吃的送给参花,参花家有好吃的也拿给阿福。俩人还结伴去后山坡采蘑菇,挖野菜。有一次采蘑菇,遇见下雨,参花不小心滑倒了,把脚崴了,是阿福把参花背回家。 俩人渐渐长大,懂得害羞,在一起的时间不知不觉少了,但互相爱慕对方,谁都没说破。参花每次见到阿福,都低头躲着走,不好意思看他,可心里还想他。 阿福是村里有名的好后生。孝顺、憨厚,能干,一表人才。由于和父亲经常去打猎,练就了一身好武艺,每次都是满载而归。他身材魁梧,胳膊粗壮有力,让人看了就有安全感,许多姑娘都喜欢阿福。阿福心里却只有参花,让姑娘们又嫉妒又羡慕,参花暗暗高兴。自从那次阿福赶集回来,送了参花两条红头绳,还说要娶她当娘子,参花的心就填满了阿福的影子。 想起阿福说的话,参花心里美滋滋的。那天,参花正在灶屋做饭,爹在地里干活还没回来。阿福来了,倚在门边,满脸笑容,默默地看着参花。 参花看他那样,不敢抬头,低声问:“你来有事吗?” 阿福还是笑,笑得参花心里直发毛,生气地说:“没事就回家,别傻呵呵地在这儿笑。” 说完不搭理阿福。阿福看看四下没人,上前一步拉住参花的手,诚恳地说:“参花,嫁给我吧,我会给你幸福。结婚后,你在家做饭,我种地,我俩生一堆的娃娃,都像你这么漂亮。” 参花使劲挣开阿福的手,脸绯红,低头看着别处说:“谁要嫁给你?谁给你生娃娃?想得美。” 阿福又去拉她,问:“你同意不?如果同意,俺回家让爹来提亲。” 参花害羞,不说话,两手使劲揉着衣襟,脸更红了。 阿福看参花害羞样,故意逗她说:“你不嫁,那俺让俺爹上东头老韩家说媒,娶二丫,你别后悔。我走了,走了……” 说完故意拉长声音,装出欲回家的样子。 “说去呗,关我啥事。爱娶谁娶谁。”参花听他这么说,很生气,转身进里屋。 阿福看她生气,急忙想进屋哄哄参花。没想到参花回身插上门,呜呜地哭起来。 听外面没了动静,参花以为阿福走了,气得自己嘟嚷:“没良心,说娶人家,还去别人家说媒。哼,再不和他好了,不理他……” 没想到,门外有人接话:“不理谁啊?不和谁好了?” 参花听出是阿福的声音,抹了一把泪,开门一看,真是阿福。 只见阿福笑吟吟地看着她,手里拿着一对红头绳。看她出来,阿福上前,把红头绳放在她手心,说:“参花,过几天我进山里打火狐狸,多卖点钱,给你买几身衣服,再置办些过日子的东西,我们就结婚。我不能让你委屈进家门,我要让你做最漂亮的新娘。你安心等我回来。” 参花看着阿福,着急地说:“俺有衣服,俺不在乎。” 阿福看她不生气,乐得一把抱住参花,高兴地说:“你同意嫁给我了?太好了!谢谢你!参花,我会一辈子待你好。我现在就回家,让爹来提亲。你等我。”说完一溜烟跑家去了,扔下参花傻傻地站在那里。 剩下的事情顺理成章,两家老人摆了一桌酒,请来村里的族长和两家的至亲,又把俩孩子叫到跟前,这婚就算订了。 接下来几天,阿福都去山里打猎。看不见阿福,参花心里七上八下,担心阿福,还不好意思问爹。因为村里有风俗:订婚的男女不结婚,不许见面在一起,避免旁人说闲话。 爹让还斧头,正合参花心思,想看看阿福。 山村的空气非常清新,小鸟在枝头轻快地唱歌,路边的柳树随风翩翩起舞。想到一会就能见到阿福,参花的心又开始怦怦乱跳,脸发烫,不觉加快了脚步。 院里老拐正磨砍刀,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看参花来了,忙放下刀,起身打招呼:“参花来了,快屋里坐。阿福,阿福,参花来了。”老拐朝下屋喊阿福。 “来啦,来啦。”阿福听见父亲的喊声,急忙跑出来。 参花见到阿福,心又发慌。阿福上前拉着参花的手,走进屋里。屋里兔皮、水壶、干粮袋铺了一地。原来阿福这几天上山,就打到几只兔子,没打到狐狸。他打算今天摸黑上山,住几晚,看能不能遇见火狐狸,赶集的买家给的价钱一路飙升,打到它,可就发财了。 参花看看地上的物品,猜到阿福还要进山,心里有点害怕,轻声说:“福哥,不要打猎好不好?太危险了。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安安全全在我身边就好。” 阿福把参花拥进怀里,爱怜地说:“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,可我是男人,不想让你委屈,我要把你风风光光娶进门。等我打到火狐狸,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,我要用大红花轿抬着你,在村里美美地转一圈,告诉大家,你是我的娘子,谁都别惦记了。” 参花听着阿福的话,把脸靠在阿福的胸膛,两手搂紧他。她真的不想他去打猎,她怕阿福像他爹一样,会受伤。她什么都不想要,只要阿福健健康康地陪着她就知足了。 阿福懂参花的心事,安慰她:“放心吧,我不会死的,一定会安全回来。我还得娶你,等你给我生娃呢。这次回来再不去打猎了,安安静静地种地,和你好好过日子。” 参花用手掩住他的嘴说:“不许说死,不吉利。我要你长命百岁。” “恩,长命百岁,我们都长命百岁。” 两个人紧紧地抱着,地球那一刻仿佛都停止转动,只有两个人的心跳在打扰这个世界。 参花每天坐在村头痴痴地望着上山的路,盼着阿福回来。四天了,没有一点消息,周围的猎户回来,都说没看见阿福。 阿福爹急了,因为阿福进山就带三天的干粮和水,还说就三天,打不到也回家。可这都四天了,孩子还没回来。阿福爹的心像吊着的水桶,七上八下地开始乱蹦,他暗暗安慰自己,再等一天,阿福肯定会没事的,肯定会回来。上次进山说两天回来,结果也是第四天回来的。 参花天天晚上失眠,闭上眼睛,就见阿福浑身是血,喊参花救他。想起梦中的一幕,参花的眼泪就像泉水一样,流个没完。她暗暗祈祷,阿福一定要平安回来,千万别有什么事。 第五天,阿福还是没消息。打猎的村民陆续地回村,就是没有阿福的身影。参花无力地坐在村口的大榆树下,想起俩人那次去山里采蘑菇,一起在树下避雨,阿福把衣服脱下给自己披上,他让雨淋得发了几天烧。想起背自己回家,那温暖的后背,参花又哭了。心里默默地念叨:阿福,你在哪里啊?咋还不回啊?你不会抛下我吧?看着手里的红头绳,想着阿福生死未卜,参花的心都碎了。 第六天,阿福爹拄着磨得发亮的桃木拐杖,扛着猎枪,背上砍刀,又找了村里几个年轻的后生,一起进山找阿福。他不信儿子会死,他相信儿子是有福之人,一定会活着回来。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,如果儿子死了,他也不打算活了。 走到村口,却见参花和他爹穿戴整齐地等在那里。 “大叔,我也要去找阿福哥。”参花看着未来的公爹,百种滋味涌上心头。 “这打猎进山都是男人们的活,哪有女人进山的?老哥,快把参花带回去。”阿福爹劝道。 他不想让未过门的参花去冒风险,如果儿子真没了,别耽误这么好的姑娘。唉!但愿阿福没事。 “不,我要去,不找到阿福哥,我绝不回来。”参花执拗地说,眼神中充满了刚毅。 阿福爹眼里噙着泪说:“孩子,山里苦得慌,你受不了。快回去吧,照顾好你爹。如果阿福没找到,我就不回来了。你再找个好人家,我们老王家对不住你啊……”说着话,转过身抹了一把脸,喊了一句,“上路。” 参花忙追上去说:“大叔,我不怕苦,不怕累。我生是王家的人,死是王家的鬼。我是阿福哥的娘子,我要去找他,您就让我去吧。如果您不带我去,我就在这棵树上吊死。”说着,解下腰带,就朝树上搭去。 参花爹急忙拉住参花,对阿福爹说:“拐子兄弟,你就让我俩去吧,要不在家里,也不安心,多个人多份力。” 阿福爹看着参花,老泪纵横,说:“罢了,罢了,去吧。难为你对阿福一片痴心,我们老王家有福啊,阿福有福啊。走吧,孩子,我们一起去找阿福。” 一行人开始上路。因为是夏天,大山里并不冷,反而有些闷热。大家边走边喊:“阿福,阿福……” 喊声在山谷里回荡,就是听不到阿福的回声。 走了一天,看天色快黑了,阿福爹喊大家加快脚步,前边有山洞,可以歇息,明天继续寻找。 山上的夜晚并不安静,各种动物出没,一会儿传来几声狼嚎,一会儿又传来野猪的嘶叫,树叶被风吹得唰唰响,影影绰绰,看起来像一个个鬼影。那些后生因为天天上山,并不害怕。苦了参花,从来没在山里过过夜,看了瘆得慌,胆战心惊。可是一想到阿福,又挺直腰板,脚底下也有了力气。 打着火把,一行人磕磕绊绊,终于到了山洞,阿福爹喊大家快进去休息。原来这个山洞是阿福爹早年打猎休息的地方,外面用乱草覆盖,不注意谁都不会发现。 山洞里很宽敞,还有用草铺的床。走了一天,大家都很疲乏,累得东倒西歪,纷纷坐下休息。只有参花在洞里东看看,西望望。阿福爹坐在地上点燃烟袋,吐了一口烟,说:“这地方没人知道,很安全,大家今天都累了,早点睡吧。明天我们早点上路,继续找。” 参花诧异地问:“没人知道?那阿福知道不?他会不会来过?” 阿福爹心头一动:对啊,儿子应该来过啊,这地方他知道,自己只想找儿子,忽略这个事了,唉!老糊涂了。想到这,他告诉参花:“阿福知道,以前我带他来过。只是很久不在山里住,不知道他能找到不,你找找看,有没有他留下的记号?” 参花听了马上到处翻找,可是转了几圈,也没有。不觉灰了心,一屁股坐在那里说:“这墙壁都光秃秃的,也看不出他是否来过。怎么找呢?” 阿福爹被烟呛得狠狠咳嗽,半天才缓过劲儿,哑着嗓子说:“按理他应该会来这里住,不会不来。这孩子到底出啥事了?一点消息都没有,唉!明天去鹰嘴崖看看,或许可以找到他。再没有,真的就不知去哪儿找了。” “哪儿是鹰嘴崖?为什么他会去那儿?”参花好奇地问。 阿福爹叹口气说:“鹰嘴崖就是我摔断腿的悬崖。那里山高崖陡,尽是石头,因为山崖的形状像鹰嘴,所以叫鹰嘴崖。一般没人敢去那儿,因为那里野兽多,经常有狐狸出没。我那次就是追狐狸追到那儿,开枪,明明看见打中了,跑到跟前却什么都没有,看前边,模模糊糊,那狐狸还在前边跑,我又接着追,结果却不知咋回事,一脚掉下悬崖了。这些年我都想,到底咋掉下去的呢?可就是没想明白。唉!” 阿福爹清清嗓子继续说:“阿福每次上山打猎,我都叮嘱他,不要去鹰嘴崖,我怕和我当年一样,再出事!这次走我又嘱咐一遍,他却说没事,打到火狐狸就回来。那次我就是打的火狐狸,人家都说狐狸会迷人,尤其年头多的狐狸,说这东西通灵。听人讲,前村有个猎户,打死过一只狐狸。结果一到晚上就有狐狸去他家闹,朝水缸里撒尿,还把屋里供奉的祖宗牌位给扔进茅厕里,粮食也撒得到处都是,家里养的鸡一夜之间都被咬死了。猎户被折腾得受不了,就搬到外村住。可是搬到新家,狐狸又追过去,把猎户折磨得头疼欲裂。最后经人指点,把打死的狐狸皮按先人去世的规矩下葬,猎户穿麻戴孝出殡。说也怪,自那以后,狐狸再也没来闹过。别人都说,我那次就是狐狸迷眼,把悬崖看成路才会掉下去。但愿阿福没去那里,这孩子不听我话,我说别打狐狸,他说那是传言,再厉害也比不过人手里的枪,结果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。” 参花听完,心里更加担心阿福。唉!都是要结婚闹的,如果不订婚,阿福就不会去打狐狸,也不会走丢了。参花心里充满自责。 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大家就都起来赶路,快下午的时候,爬上鹰嘴崖,只见陡峭的悬崖上,怪石嶙峋,几棵老树,七扭八歪地站在那儿。风势很大,吹打着树枝像喝醉酒的男人,左右摇摆。因为这里山高,气温比较低,风吹到身上冷飕飕,大家立在悬崖边,一起大声喊:“阿福,阿福……” 还是没有回音。大家又去通往悬崖下的小路,分头开始寻找。终于有个后生在一堆乱石头的夹缝发现阿福,当时阿福满脸是血,靠在石头上,闭着眼睛,大家都以为他死了,一摸还有一口气,急忙砍了几根粗壮的树枝,做了一个担架,连夜赶路,抬他下山回家。参花吓得一直哭,不停地给阿福喂水,抬到村口,阿福才醒过来,可是不说话,只会用眼睛看着大家。回到家,参花急忙烧水熬米粥,一勺一勺喂阿福。阿福爹看儿子还活着,乐得跪在祖宗牌位前一直磕头,嘴里直说:“老祖宗保佑哇!谢谢老祖宗!谢谢老祖宗……” 阿福身上没大碍,只是头和脸划破,因为饥饿和缺水晕过去了。养了几天,恢复气力,才和大家讲山里发生的事。 原来阿福刚开始并没去鹰嘴崖,只是在附近的山转悠,希望可以遇到火狐狸,可是接连几天,连狐狸影都没看到。眼瞅干粮快吃没了,水也喝光了,怕家里人惦念,急忙朝回家的路上赶。走到半路,发现一只非常漂亮的狐狸,全身上下纯白,没有一丝杂毛,两只眼睛滴溜圆,像会说话一样。看见阿福,并不害怕,坐在那里直勾勾盯着他。阿福看它那么美,舍不得下手,把枪举起几次,又放下了。偏偏那狐狸看他举枪,并不跑,阿福想起自己进山的目的,狠狠心,对着它,开了一枪,冒出一股白烟,狐狸不见了。阿福的枪法在十里八乡都出名,都竖大拇指,这次却落空了。阿福很恼火,再定睛细瞧,那只白狐狸蹲在不远处,神情好像在嘲笑他,阿福追过去,又开了一枪,说也邪门,打了好几枪,都没打中。阿福跑得气喘吁吁,想找回家的路,可转来转去,总是回到原地。 无奈,坐地上休息,恍惚中看见一个穿黑衣服的老者和一个白衣女子朝自己走来。老者很生气,指着阿福的鼻子骂道:“你们这些打猎的,太狠毒。我们和你们无冤无仇,却屡次伤害我的家人,你的父亲更可恨,我那次饶了他的性命,让他瘸一条腿,他不吸取教训,又让你来杀我们。不给你们点惩罚,你们就不知道悔改,这次一定要给你们点颜色看看。”说完一甩袖子走了。 阿福以为是一场梦,并没在意,起来继续走,不知走了多久,又渴又饿,跌跌撞撞,磕得头破血流,可还是找不到回家的路。晚上怕遇见野兽,就在石头缝里躲避,结果就不知咋的昏过去了。 阿福爹听了阿福的话,奇怪地说:“怪了,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老者,怎么会害他家里人?不用理他,不知是哪个恶人乱说。” 村里人听说阿福回来,都来探望。大家在屋里互相问候,热闹非凡。为了庆祝阿福大难不死,阿福爹摆下酒席,宴请全村人,表示感谢。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大家喝得热火朝天,兴高采烈。可是就在这时,奇怪的事发生了,吃酒的客人陆续趴在桌子上,阿福以为吃醉酒,困了,就没在意。可是随着趴下的人越来越多,阿福才醒过腔,事情有点不对头。再一摸,大家都有气息,但都昏睡。到了晚上,院里院外都是昏睡的人,任你怎么叫喊也不醒。阿福因为身体刚康复,并未吃酒,所以一直清醒。阿福以为第二天大家都会醒过来,可是早上起床一看,还是在昏睡。来吃酒的家人听说这件事,都找上门,这些人哭着、喊着让阿福偿命。阿福爹也夹杂在人群里,一直昏睡,家里乱成一团。 还是村里一个老者见多识广,拉过阿福问:“孩子,你在山里是不是得罪狐狸了?这些人好像是被狐狸下药迷倒的。” 阿福大吃一惊,急忙把自己在山里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给老者听。 老者听完,捋一捋胡须,叹口气说:“这就对了。就是狐狸搞的鬼,那俩人都是狐狸变的,它们恨你们捕杀他们族人,找上门来报复。” “那咋办?” “只有去找他们要解药,才有救,事不宜迟,赶快去,拖时间越久越危险。” 阿福听完老者的话,急忙背上猎枪和砍刀,要去山里找黑衣老者要解药。参花一听阿福独自去山里,不放心,就要跟着去。阿福无奈,和村里人解释一番,领着参花一起去寻解药。 阿福凭着记忆找到老者上次出现的地方,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,忏悔,发誓再也不伤害山上的生灵,求老者原谅,救救大家吧。 等到晚上,老者也没出现。就在俩人要绝望时,一股异味飘来,一个白衣少女翩然而至,阿福认出她是和老者一起的女子。女子在远处对阿福和参花说:“看在你们二人确实真心悔改,就给你们一个机会。在鹰嘴崖有一种开小红花的神草,用它的根熬水,就可以救活你们村里人。”说完,不见了。留下阿福和参花面面相觑。 参花和阿福又用了一天时间爬到鹰嘴崖,看着满地的乱草石头,哪有仙草的影子。俩人趴在草丛中,到处寻找开红花的神草,可是除了白花就是黄花,阿福大失所望。坐在那里,气得直嘟囔:“是不是来骗我们,又来报复的。” “不能,我看那女子不像坏人。如果骗我们,直接不来就行了,没必要还来编造这个谎言吧。再说,它们也没想害人,如果想害人,就不会让大家昏迷,不如直接下药毒死了。它们就是想警告大家再不要伤害它们。”参花说。 “那不是人,是狐狸。不过你说的好像有道理。”阿福听了参花的分析,觉着说得对,夸着参花。 参花没理阿福,继续寻找。突然发现在崖下面,峭壁的石头缝里,有一棵开红色小花的草。参花忙喊阿福,阿福跑过来一看,还真是红花。可是在悬崖下面的石头缝里,怎么能挖到呢?俩人开始犯愁。看着周围的大树,阿福有了主意:把绳子一端拴在自己腰上,另一端拴在最近的树上,下去挖。参花起初不同意,说太危险,可是想来想去,没有别的好办法,无奈,只有让阿福下去。 阿福一点一点,踩着石头缝,拉着绳子,小心翼翼地向下挪动,看绳子摇摇晃晃,参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阿福在离仙草一米多远的地方停下了,原来绳子不够长。阿福把腰上的绳子解开,拉紧绳子,使劲跃起,想在长红花的石头缝,找个立足点,可是都以失败告终。看着在空中悬着的阿福,参花吓得哇哇大哭,喊着让阿福上来。无奈,阿福拉着绳子爬回来。这可咋办? 俩人又开始发愁,最后还是参花想出一个办法:把绳子分别拴在俩人腰上,阿福在上面,参花下去挖。阿福趴在大石头后边拦着身体,看参花慢慢地下到崖壁,靠近红花,直喊参花小心。 参花答应着,用刀子一下一下挖着红花,渐渐地,根部出现了,还有长长的须子。 阿福在上面提心吊胆,生怕参花滑下去。挖了快有一袋烟的工夫,参花终于挖完了,看着根部长得像小孩一样白白胖胖的仙草,参花高兴坏了,忙让阿福拉自己上去,就在参花被拉到悬崖边,把仙草刚递给阿福时,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,由于绳子长时间在悬崖的石头上摩擦,绳子断了…… 等到阿福费劲力气找到参花时,她已经失血过多,奄奄一息。看着阿福,参花虚弱地伸出手,拉着阿福,艰难地说:“阿福哥,我不能嫁给你了,也不能给你生娃了,你送我的红头绳,我要把它带走了,下辈子,我再做你的娘子……” 阿福抓着参花的手,号啕大哭。 阿福把参花背下山,把她埋在村子的后山坡,连同自己给她买的红头绳。 说也奇怪,第二年的春天,参花的坟头长了许多野花,其中就有她采回的仙草,红艳艳的花,看着好美,村民都说那是参花变的仙草。 因为参花是为了救大家丢了性命。采回的仙草根长得又像人,村民们为了纪念参花,就给仙草起名叫“人参花”。因为参花喜欢阿福送她的红头绳,所以大家进山采人参时,就习惯用红绳套在人参花上,据说这样可以拴住它,跑不掉。时间久了,红绳慢慢变成红线。后来“人参花”叫来叫去,花叫没了,只剩下“人参”二字,一直流传到现在。

文章来源:《参花(上)》 网址: http://www.chzzs.cn/qikandaodu/2020/0529/338.html



上一篇:人参发酵酿酒之父——记吉林森宝参花香集团有
下一篇:没有了

参花(上)投稿 | 参花(上)编辑部| 参花(上)版面费 | 参花(上)论文发表 | 参花(上)最新目录
Copyright © 2018 《参花(上)》杂志社 版权所有
投稿电话: 投稿邮箱: